靠波拿第的星占预卜之术指导才获胜

 时尚资讯     |      2018-12-31 01:24
当时的一位历史学家维拉尼(F.Villani)的说法,这位君主的许多战役都是靠波拿第的星占预卜之术指导才获胜的。            波拿第在《天文书》中,对星占学极尽推崇之能事。他自豪地宣称:星占学家对于星辰所知之多,远胜于神学家对上帝之所知。针对一些教会人士对星占学的批评,他又将《圣经》一些语句自作解释,来为星占学辩护。照他的说法,亚伯拉罕(Abraham)也曾从埃及人那里学习星占学,而耶稣本人也曾使用(或至少允许别人使用)星占之术以选择吉日良辰。他认为星占学不仅是一门科学,同时还是一门艺术;而星占学家则是学究天人、能够知晓过去、未来和现在的大智者:            星占学家知道万事万物。所有过去曾经发生的事,所有未来将要发生的事——一切事情都无法对他隐匿,因为他知道天体运动在过去、现在、未来所发生的作用,还知道这些作用在什么时刻发生,以及这些作用会产生何种后果。转引自A History of Astrolo7年群人:            当我更向下细看他们时,            就看到他们每一个从下颚,            到胸膛的顶端都是奇怪地歪扭着:            因为脸孔是向着背腰转过去;            而且他们不得不退着走,            因为他们是不许往前看的。但丁(Dante):《神曲·地狱篇》,朱维基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4),第140页。            在这群像《封神演义》中申公豹(他因屡屡倒行逆施,受罚使脸永向背面)那样的人中,有两位中世纪负有盛名的星占学家——就是我们在前面分别谈到过的斯科特和波拿第,对于前者但丁还不忘加上一句“他熟悉用妖术来行骗的方法”。由此看来,但丁对于星占学似乎没有什么好感。            但丁虽对星占学持贬斥态度(至少在《神曲》中是如此),但是他对“天”的结构的知识,却依旧未出中世纪星占学家们的常规。在《神曲》的《天堂篇》(Paradiso)中,有着关于“天”的安排与结构,这还常被现代人引作中世纪欧洲人对宇宙结构认识的例子。据霍姆斯(G.Holmes)的归纳,可将《天堂篇》中“天”——也就是那时人们所知道的宇宙——列表表示席。            星占学之所以盛行一时而且深入人心,并不能简单地归因于当时人们的“迷信”或“愚蠢”(像许多普及性读物中经常说的那样)。比较可信的解释是:直到文以成化者也。是故政教兆族及有关者:            帝座侯五诸侯五帝内座            四帝座天皇大帝太子诸王            内五诸侯女御宗人帝席            (三)文武职官:            宦者宗正天将军郎将骑官四辅柱下史            女史尚书三公谒者三公内座九卿内座            从官幸臣骑阵将军土司空土公吏大理            天相虎贲相车骑            (四)机构设施及建筑:            房营室东壁东井神宫天市军井阁道            附路天关南北河戍屏三台天牢库楼            南门羽林垒壁还有种种礼纬斗威仪》。            日蚀有三法:一曰妃党恣,邪臣在侧……;二曰偏任权并,大臣擅法……;三曰宗党犯命,威权害国……。《开元占经》卷九引《春秋纬感精符》。            日蚀尽光,此谓帝之殃,三年之间,有国必亡。《开元占经》卷九引《荆州占》。            日食在中国星占学文献中还被细分成几十种具体名目,各有大量占辞,但大都与上引各条大同小异,不烦多举。由上述占辞已足见日蚀在古人心目中是何等凶险不祥的征兆,对于君王尤其如此。            日食既是大凶之兆,是上天震怒,对人间君王提出的严重警告,则人间君臣就要对此进行“禳救”,以求回转天心,转祸为福。对这种思想最经典的表达见于司马迁笔下:            日变修德,月变省刑,星变结和。……太上修德,其次修政,其次修救,其次修禳,正下无之。《史记·天官书》。            这里“修德”、“修政”是最高的理想境界,当然被列在前面,这非常容易理解:如果君主“有德”,政治修明,则赏善罚恶的上天根本就不会让日食之类的天象出现,这就是古人“天下太平,虽交而不能蚀”的信念(当然是违背现代科学常识的)。然而退一步来说,“修德”、“修政”的治本之道虽好,治标之法却也不可或缺,这就是“修救”和“修禳”。要是治标治本都不做,“正下无之”,那就不可救药,单等着亡国杀头了。这些修德修政修救修禳之举,照理对一切不吉天象都应考虑,但日食是大凶之兆,所以禳救之举特别受重视,超出所有其他天象之上。    
 
  姑娘左右去摘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