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怕耽误事。你也知道

 时尚资讯     |      2018-11-23 23:56
我是怕耽误事。你也知道,许多消息和机会一纵即失了,就比如昨天关于北京S大学的事儿,你上面的人不应该不知道吧!但是你为什么不知道这消息?你忙我理解,但是你也应该理解我和学生家长!毕竟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如果不能及时收到和反馈出信息来,真可能会耽误大事的!”秦兵说:“这些我知道,我保证不会耽误这些事的,你放心好了。你那边学生的钱收的怎样了?一定要尽快收上来!”我慨然道:“你若真不耽误事儿就好了,问题是,打你手机你总是挂断了不接,又怎么会不耽误事呢?”我再次强调那些学生具体选择录取的院校的要求,让他一定把最快的消息反馈过来。把赵磊报给他让他赶紧操作。谈起关于刘长江和叶长星的事情,他不依不饶地仍劝我尽可能地收钱上来。又安慰我说,已经给上面打过招呼了,录取的可能性应该不会太大,让我放心。    
    下午分别有任娜的表姐徐彩红、卫县的王威、郝兵的父亲郝天诚、李军的父亲李长兴,以及吴秋娟的父母打来电话询问录取情况。我让他们放心,有消息我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他们。我理解他们的心情,但是他们这样轮番的询问真不知要浪费我多少电话费。    
    晚上,我先给林耀明打了电话,让他一定要尽快把李军上北京S大学的事儿做好并及时通知我。    
    晚上十点,傅金全打电话说王月的家长明天会给我打电话问一些事儿,并可能把钱送到文州。
 
 
第三部分第六章(7)
 
    02/08/15Thursday    
    晴    
    早上起来,我先去陈武那儿取了吴秋娟的二万二千块钱。又陪凌伟在北环看了四五家房产公司的楼盘。当他知道我已经定了一套文馨公司的房子后,说在我的行为鼓舞下他也要在近期把房子订下来,并比较了这几家楼盘。劝我和他一起买瑞福公司的房子。因为这家公司房子的户型也十分合理,并且价格比文馨公司每平方低了几百块钱。    
    因为今天已经是重点院校最后一天的录取时间。在上午的这段时间里,所有经我帮助操作的学生的家长和下线人员都打来电话询问录取情况,手机电池也被打得热的烫手,电话多的比起录取分数线下来那时候真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真的成热线了。但因为秦兵,包括林耀明都一直没有准确的好消息给我,使我心烦意乱,焦躁不安起来。要说前两天下面催我虽然也急,还能沉住气!可现在我真的有些坚持不住了,下面催命似的,他们却一直劝我别急。    
    吃了午饭,凌伟和我在瑞福公司的施工现场观看了一会儿,又坐在这家公司的售房展厅和售房小姐开始神侃起来,免不了开玩笑,但主要是谈房子。在这其间李军的家长曾两次打电话来询问情况。    
    下午四点,林耀明告诉我一个决然难以承受的结果,说北京S大学的那个指标已经被别人抢先用了。他向我解释当时共有四个学生在争这个名额,最终要有三个因为这一个去做牺牲的。劝慰我好好做李军家长的工作,安抚他们的情绪。我激愤地说:“事情怎么可以这样办呢?前天不说好好的?可就这两天的时间里如历寒暑,刚刚还在高山之巅,突然又在浪峰之下,事情转折也太快啦?!”我这种失落感除了学生不能被录取外,更重要的是我将失去一万元的利润。正做着美梦时,突然被人吵醒是什么滋味。    
    我又一厢情愿地对他说:“你再给上面说说嘛!假如是嫌交的钱少,这边可以再交一些。无论如何也要让李军上这个学校呀!”他哑然道:“笑阳,学生家长不知道也就罢了,你还能不清楚这里面的道道儿吗?就这一个指标,已经把人家录走了,档案资料都调走了,哪还有回旋的余地?我了解你现在的心情,我也有五千块的利润在里面呢!失去了当然令人心痛可惜,但只能接受,因为我们左右不了!”他又说:“我知道你很为难,很为难!我也知道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和理解!因为我们都左右不了事情真实的发展方向。我们现在真正面临的问题是安抚家长并尽快把钱如数退给人家。”想想,其实现在只能这样了。    
    我当时没敢联系李长兴,我想像应该以哪种语气和哪种方式组织哪些语言来告诉他这件事儿,他又会以哪种行为方式来接受这种结果?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四点半。但我仍没有勇气打电话,我想着再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