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豹又吃了一会儿,放下餐具,抬眼对白

 时尚资讯     |      2018-11-08 22:44
 
 
    元豹面无表情地吃着,吃着吃着,他哭了,两行眼泪流下了他的面颊。
 
    白度坐在他对面,手托腮看着他,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元豹很快擦去泪水,又继续吃,也不抬头看白度一眼。
 
    元豹又吃了一会儿,放下餐具,抬眼对白度冷冷地说:
 
    “我吃完了。”白度动了一下,点点头:“吃完了。”
 
    “下面该干什么了?”元豹扯下围在胸前的餐巾,扔在地上,站起来,到一
边桌上拿起一支烟,用力划了几根火柴才把烟点着,仰起下颏问。“不干什么,
没事。”白度垂下眼用手玩着餐桌上的一副叉子,把叉子旋得团团转,说:“你
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
 
    “不会吧,怎么会没事?”元豹吐出一口烟,看着窗外说,“我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我什么也不想干——你们要于什么吧?”“我们也什么都不想干。
”白度说,“你自由了,誓约取消了,从今后你爱上哪儿就上哪,愿意干什么就
干什么。一切全凭你的意愿。”元豹长时间地望着白度,手里的烟在一点点燃烧
,烟灰一截一截地掉下去。“他走回餐桌,在位子上坐下,把烟在烟缸里掐灭,
平静地说:“我无处可去。”“你怎么敢对唐元豹这么说,谁给你的权利?”赵
航宇拍着桌子对站在他面前的白度咆哮,“你这是赤裸裸的前版!”
 
    “我认为她已经丧失了一个‘全总’工作人员的立场。”刘顺明坐在分边说
。“开除,立即开除你的会籍!”赵航宇声嘶力竭地对会议桌旁的全体主任团成
员喊,“有反对的吗?没有一致通过!”
 
    “也好。”白度平静地说,“这也免了我退会的累琐手续。”
 
    “你立刻给我滚,我再也不要看见你,一百年之内不要来见我!”“一百年
之后我也不想再见你,就是化成灰我也不想跟你洒在一块圮地里。”白度转身离
开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