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野的声音多少沉了下来

 时尚资讯     |      2018-10-19 00:53
 
  “啊,好是还好……”星野说,“喂,老伯,你怎么知道这个号码的?我该没有告诉你的啊。再说,这段时间我一直没开机,懒得谈工作。可你怎么就能打进来?真是怪事!解释不通的嘛!”
  “啊,可以呀。再说就算你叫我去哪里,这么大雨也出不了门嘛。”
  “啊,恐怕是要去哪里。”
  “啊,没有。”
  “啊,那倒是。”星野的声音多少沉了下来。事情一个接一个实在太多了,竟把工作忘了个精光。
  “啊,那是个好人。”
  “啊,您要说什么呢?”
  “啊,什么呢,星野君?”
  “啊,什么事呢?”
  “啊,十九世纪式的极端之论。”
  “啊,时间倒不是什么关键问题。”高个儿士兵补充一句,“不过到底比预想的久。”
  “啊,是的。在这里实习。”我回答。
  “啊,是很复杂。反正都跟咱们无关,咱们连光是有钱的有钱人都没希望当上。”
  “啊,是我。”听到有人接起,卡内尔·山德士说道,“老地方,神社。旁边有个叫星野的小子。是的……对对。老营生。知道了。好了,快些过来。”
  “啊,算了算了。说来说去,路毕竟是我自己选的,只能奉陪到底。出来怎样一个青面獠牙的家伙自是判断不出,也罢,作为我星野君也只管竭尽全力就是。此生虽短,快活事时不时也受用了,有趣场景也经历了。据黑猫土罗的说法,这可是千年一次的机会。我星野君在此花落灯熄未尝不是造化。一切都因为中田。”
  “啊,算是吧。知事好比资本家的狗。”
  “啊,往西,”女服务员说,“从这里往西,就是高松了?”
  “啊,味道好极了,实在香得很。”
  “啊,问什么呢?”
  “啊,我不打扰,放心睡好了。”星野对转眼睡了过去的中田说。
  “啊,我可以了。书差不多看完了。贝多芬已经死了,正在举行葬礼。盛大的葬礼,两万五千名维也纳市民加入送葬队伍,学校停课。”
  “啊,我是星野。”小伙子说,“叫醒你了,对不起。”
  “啊,星野君,”
  “啊,星野君,问什么呢?”
  “啊,也罢,尽力而为就是。已经坐上去的船。”
  “啊,在哪里也一清二楚。”
  “啊,长期干司机这行,哪能不腰痛呢。开长途车没有哪个家伙不腰痛的,同没有不肩痛的投球手是一回事。”星野说。“你干嘛突然问起这个?”
  “啊,这座建筑物原本是明治初期作为甲村家书库兼客房建造的,众多文人墨客来这里访问留宿。现在是高松市宝贵的文化遗产。”
  “啊。”
  “啊。”猫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