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已向利昂·克拉瓦特陈述了自己的观点

 时尚资讯     |      2018-10-09 09:23
 
  巴巴拉准时到达,她已向利昂·克拉瓦特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可不久他会告诉她的。
  "你是否考虑一下回J&S作?"他问。他已经告诉她,当然是秘密地,斯但利·白尔曼不能"胜任工作。"
  巴巴拉本来在一年前就可以告诉他这一点,但是一年前利昂·克拉瓦特并未问起过这事。
  "我的条件不变,"巴巴拉说。她显得满不在乎,在某种程度上她是满不在乎。她喜欢帕利塞德;帕利塞德也喜欢她。她受到很好的待遇,她有充分的自由,喜欢怎样做就怎样做。如果○斯伯林出版公司需要她回去,他们也要同样对待她。
  "我们准备见见他们,"利昂·克拉瓦特说。他的声调没有改变,但很有分寸。如果IBM可以生产一台使自己焦虑不安的计算机,那它就是利昂·克拉瓦特。
  "职务,工资及地位?"巴巴拉问。
  "一切都照样,"利昂·克拉瓦特说。"我们让你走,是犯了个大错误。"
  他承认了错误是多么好啊,巴巴拉想。他等待着她的回答,她让他等着,她搅拌着黑咖啡,挤一挤在小托盘里的柠檬皮。利昂。克拉瓦特的右手放在白色的桌布上,她就坐在他的右边,她冲动地捧起他的手,仔细地观察着。
  "你知道,利昂,"她说。"你真是太老了,而不应再操心了。"
  胜利是无休止的东西,《纽约财报》的一位记者采访了她,他准备写一篇报道职业妇女进步的文章,包括从咖啡服务员到政策的制定者。她在广告俱乐部就书籍的推销和广告的问题作了讲演,《出版商周刊》登了他的部分讲演,《作家简讯》就巴巴拉的迷人、能力和光明的前途大加吹捧;
  巴巴拉得到了钱和地位,她已学会了大胆反抗,学会了如何取胜。她的生活在继续,电话和交易,最佳销售员和作者引人注目的旅行、情人和爱情、孩子及用钱和权利能买到的放任--这一切一直迟续到1971年的夏天。
  那年八月,她遇到了纳特·鲍姆。
 
上一节目 录下一节
 
□ 作者:露丝·哈雷斯